【安雷】相亲记 -1

不知热:

又双叒叕是ABO,精英Alpha安X阔少Omega雷,现代paro,轻松向


双向暗恋,有生子(谨慎避雷),有二设,不长


都市狗血!俗套!!恋爱剧




 全文归档:【1】【2】【3】【4】【5】【6】【7】【8】【9】【10】【11】【12】【13】【14】【15】








1.


 


夜景、烛光、摆着鲜花的餐桌,一切都显得那么美好,包括坐在对面的女孩。


她是个漂亮的Omega,五官精致,气质优雅,身材也高挑纤瘦,仅从外貌来说实在无可挑剔。单说长相,安迷修对她非常满意,那几乎像是为他独家定制而成的,但如果眉峰再利一点,鼻梁再挺一点,眼睛再亮一点,就更完美了。


“你看起来有点心不在焉。”女孩双手交握放在桌上,突然轻声说。


“有吗?”安迷修心里一惊,又立刻露出一个斯文歉然的微笑,“有您这样漂亮的小姐在,我怎么会走神呢?”


女孩对他的狡辩置若罔闻,微昂着头,半阖的眼帘下,一双晶紫色的眼睛懒散地打量着他。看着这幅慵懒闲适的姿态,安迷修意识到,这女孩有一副足以和她外貌媲美的傲慢脾气,她是习惯了高高在上的人。


“从我们进来后到现在,共过去了4分钟27秒,而在这段时间里,你一共看了7次手表,3次菜单,5次窗外的夜景。而且你的眉头微皱,眼神总在游移,肢体的小动作不断。”女孩勾起唇角,“这一切都说明你现在非常忧虑。”


安迷修无言以对,现在的Omega眼光都这么犀利吗?


面对他的沉默,女孩颇感兴趣地微倾上身:“你在担心什么?”


 


安迷修不知该从何说起。


这是他的第五次相亲,而之前的都因为各种各样的意外以失败告终,因此为了应对这次相亲,他做了万全的准备。他关掉了手机,安排好了工作,确保行踪没有泄露,他做了自己能想到的一切准备,然而在坐下的那一刻,他还是心神难安,仿佛仍有意外即将发生。


在安迷修想好答案之前,一个声音抢先响起。


“雷瑜?你怎么在这里?”


一个非常熟悉的声音,尾音微哑,总带着点漫不经心。熟悉到让安迷修背脊僵直,不敢回头。但同时也让他心弦一松,果然还是要有意外发生啊,他其实是永世孤鸾的命吧……


“三哥?”女孩惊讶地低呼一声,问出了同样的问题,“你怎么也在这?”


听到雷瑜这个名字的时候,安迷修就暗道不好,再听到三哥这个称呼,他已然麻木,决心破罐子破摔了。他板着一张脸,假装心底的惊涛骇浪并不存在,低头默默地喝茶。


“先说说你。”就像没有看到安迷修一样,雷狮始终并未向他投去一丝目光。径自拉开一张椅子,他在旁边坐下,单手支颚望着自己不在状况中的堂妹。


“相亲啊,你不是知道吗?”雷瑜一指安迷修,“诺,就是他。”


雷狮的目光这才慢悠悠地挪到安迷修脸上,带着笑意上下扫了他几眼。在这暗流涌动的氛围里,安迷修依旧低着头,打定主意要当一个装聋作哑的透明人。


“我说……”雷狮啪地点了一支烟,冲着安迷修吐出一口呛人的烟雾,“你搞了我不够,还想搞我妹?”


“噗——咳咳咳!”安迷修不负众望地把茶喷回到杯子里,扯过雷狮递来的餐巾疯狂地咳嗽。


餐厅里其他人的目光不期而同地朝他刺过来,火辣辣地钉在安迷修身上,几乎要把“垃圾


!”“败类!”“人渣!”等词汇具现化,然后扎他个头破血流。


“什么?”雷瑜不可置信地睁大眼睛,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


安迷修终于止住了咳嗽,扔下餐巾压低声音说:“雷狮,你说话要负责!”


雷狮不为所动地反问:“那你睡我是不是也需要负责?”


安迷修顶着更加炙热锋利的目光,心里有苦难言。我明明说了要负责,是你要我滚的好不好?


雪上加霜的是,身后恰好有一对beta情侣,只听见男方对女方说:“看到没有?Alpha里这种玩弄了Omega又抛弃的败类特别多,这个就是典型!”


雷狮低着头,闷闷地笑。雷瑜也看出了情况不对,目光饶有兴味地在两人间游移。只有安迷修面无表情地坐在原位,不知道自己一个私生活端正、绝无不良嗜好还有车有房前途无量的单身Alpha怎么就成了他人口中玩弄Omega的人渣。


这一切还要从一个月前说起。


 


安迷修是个孤儿,自小被他师父收养,因此顾季英对他来说是如兄如父的存在。


顾季英以前当兵,后来退伍开了一个保镖公司,身体一向非常硬朗。但随着年事愈高,年轻时的伤痛都反噬在了年老的躯体上,原本还能徒步走上十公里的老人,在今秋突然就不行了,在晨练的路上跌了一跤,直接把自己摔进了医院的病房里。


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,安迷修正在主持一场会议,秘书拿着手机进来,他正沉下脸准备训斥,听见这件事后脸色瞬间就变了,将余下的交给副总,自己火急火燎地开车去了A市第一医院。


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,他将顾季英送到医疗更为发达的C市,自己也申请了调任。而把所有事情都安排妥当后,他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相亲。


安迷修今年29岁,马上就要跨过30大关,在一家上市公司任总经理,挣得多花得少,无不良嗜好,家务更是一把好手,除了工作外唯一的乐趣就是击剑和网球,而且还身材挺拔、长相英俊,称得上黄金单身Alpha一枚。


然而就是这么一个优质Alpha,从小到大别说早恋了,连Omega的小手都没有主动摸过。也不是没有大胆的Omega主动追求过他,安迷修一句“我暂时还不考虑家庭,想先做出一番事业”就把人给打发了。顾季英看在眼里急在心里,住进疗养院后只提出了唯一的一个要求——


让安迷修尽早成家。


因此尽管心里还有忘不掉的人,安迷修也老老实实地跑去相亲了。他实在不忍心让一个老人在病中还牵挂着他的终身大事,即便没有爱情,生活也可以继续,他会做一个好丈夫、好父亲。


 


他也没多费功夫,直接找了C市最好的婚介机构——千里姻缘。


负责人对他很是热情,絮絮叨叨地说了一大堆的好处,诸如“拥有最全的未婚Omega网络系统”、“顾客满意率达到92.5%”、“能尽可能地满足您的要求”之类的,安迷修也没仔细听,负责人给了他一个网页填写理想伴侣,详尽到要求对方喜欢什么颜色都有,他一开始还填得认认真真,到后来也烦了,干脆胡写一气。


他写完后将资料点击了提交,提醒道:“尽快找,不是那么符合要求的也可以。”


负责人闻言推推眼镜,说:“如果您时间紧迫的话,现在就有一个。”他十指在键盘上敲打了一阵,“这个也是前几天登记在案的,刚好和您的要求有60%的重合度,而且长相、家境都是上上等,您要不要看看——”


“不用了,”安迷修干脆打断道,“尽早安排我们见一面,不行就换下一个。”


负责人点点头:“那好,我联系一下这位,最迟晚上就把联系方式发给您。”


 


千里姻缘不愧是在C市做出了招牌的,动作非常迅速,当天晚上就给安迷修发来了对方的联系方式,并安排好了第二天的见面。


昨天有交谈几句,对方谈吐优雅,对许多事物都有自己独到的见解,给安迷修留下了很好的印象。因此第二天他也费心打扮了自己一番,穿了一套深蓝色的休闲西装,打理了头发,袖扣雅致,皮鞋铮亮。


他们约在旋转餐厅见面,在市中心北海大厦顶层,从上俯视可以看到蔚蓝深邃的北海和明亮的情人塔,是约会的好地方。


在到达之前,他猜测过对方的形象。她应是一个知性温柔的Omega,留着长长的头发,高挑漂亮,举止有礼,在温婉的外表下有一颗坚强自主的心。怀揣着这种美好的念想,他走进餐厅中。


他提早了十几分钟达到,却没想到对方来得比他还早。安迷修走过去,越近越觉得不对头。的确是个Omega没错,也的确高挑修长没错,但看轮廓无疑是个男人。还是个看起来不太好相处的男人,在商场上摸爬滚打七八年了,他自信这点眼力还是有的。


按捺住心里的疑惑,安迷修走到他面前。


男人坐在明净的落地窗前,单手支颚,侧头看着窗外的夜景。他也穿了身休闲西装,白色,里面配了件黑色的衬衣,扣子开到第二颗,优雅又懒散。


他深蓝色的发在灯光下近于夜空的颜色,有点熟悉;他的眉弓很高,衬得双眼深邃,高挺鼻梁下是一双傲慢的薄唇,更熟悉了;他信息素的味道非常清冽,像醇酒又像淡淡的海风,非常熟悉;似乎是知道要等的人来了,他转过头来,看向他。


这个动作被安迷修无限、无限地放慢,仿佛是在下意识地逃避一个艰险的命运,但最终,他还是看到他的样子,他的双眼。


安迷修只觉得大脑嗡的一响,有巨大的可怖的窒息感卷起滔天巨浪,将他吞没。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坐下的,也说不出一个字,所有思绪都被血淋淋的抽离,只剩下两个字——


雷狮。


“安迷修……还真是你啊?”雷狮十指交叉撑住下巴,仿佛看见一件新奇的物件似的打量着他,“中介通知我的时候,我还以为只是同名同姓的人。”


安迷修盯着眼前洁白的桌布,淡淡地嗯了一声。他只能给出最简单的答复。


十三年过去了,天空坍塌,海水倒灌,太阳不再升起,风突然停息,游鱼跃进天空,燕雀沉入海底,礁石柔软,雨雪温暖,他还爱他。












TBC




 


 


 



评论
热度 ( 2700 )

© 路标组 | Powered by LOFTER